CrazyAirhead

疯狂的傻瓜,傻瓜也疯狂——傻方能执著,疯狂才专注!

0%

写作课作业-123

今天抽时间总算把《薄世宁医学通识讲义》读完。书中的一些医疗的发展历史,在《医学大神》这套书中有所讲解,推荐看看,既能了解历史而且故事性很强很容易读。对医疗过程,医疗结果和医疗意义的部分补充,如果自己还在从事医疗信息化的开发应该是有帮助的,于是推荐给了之前的同事,希望他也看看。

看到第七章的时候,讲的是医生的精进之路,其实在生活中也挺适用的。

下面是摘抄的医生精进之路的三关:

第一关,少即是多。

做到“少即是多”的三个方法,第一,寻找杠杆解;第二,在效益相似的情况下,寻找代价最小的解决方案。第三,终局思维。

书中的例子是1870年9月6日,沉没的英国皇家海军铁甲舰“船长”号——越复杂,越多隐患。其实Linux的哲学是KISS(Keep It Simple & Stupid)原则,也是在引导设计人员克制。奥卡姆剃刀定律“如无必要,勿增实体”说的也是这事。虽然有种种的原则,然而我们看到有些系统设计中就是搞得很复杂,只有复杂才显得自己厉害。当Go以“少即是多”为设计理念的时候,并且十年过去了,他还一直坚持着这份理念,选择就容易做出了。

寻找代价最小的解决方案,这个和我们做系统架构时的平衡是一个道理,在性能和稳定性,安全和成本,时间和质量间做好平衡。

关于“终局思维”,更多的说法可能是“以终为始”,在郑烨的《10x程序员工作法》中也提及了,倒着想,不仅能帮着规划工作,还能发现问题。

第二关,在信息不完备的情况下快速决策。

在思维逻辑方面,医生在信息不完备的情况下做决策,会遵守四条法则,第一,唐僧法则(先保证活着);第二,第一张骨牌法则;第三,马蹄声法则;第四,高尔夫法则。

在医学的复杂性面前,

灵活带来的优势越来越小,

原则带来的优势越来越大。

其实文章的前面一段“如果找不到无序的理由,那就先用规则去恢复有序”,这一段是对当时伍连德,防控中国肺鼠疫的一个小节。

还有更早章节中的一段:

临床工作为什么需要指南?

第一,指南可以减少医生水平差异带来的治疗结果差异。

第二,遵守只能可以保障治疗效果,降低风险。

回到我们的开发设计中来,为什么需要引入某些框架,某些规范,其实引入的是约束,在这些约束下,我们能降低不同人员的水平差异,能减少人工出错的可能,让系统更加稳定。

第一张骨牌法则,其实和我们系统中处理的死锁有类似的地方,如果切断其中一个锁,后续的系统就可以恢复正常了。其实我们回顾“氯丙嗪:精神病治疗的第一道曙光”,如果能找到发病的某个因果链条,阻断这个链条,同样可以治病。我们修复系统BUG时,常常引用了第三方的组件,在第三方没有办法修改的情况下,我们来修改,其实也是打断了链条。有时我们可以把公司的组织结构看成另一种形态的架构,在一些职责未分或者分得过于清晰的地方,自己多做一点点,打破某个链条,一种新的可能也就出现了。

第三关,克服不理性的冲动

非理性和理性是人类思维中固有的两个方面,医生做决策时的思维同样符合这两个思维模式。医生的“士兵思维”就是把所有符合他直觉的诊断信息当成自己的战友保护起来,把不符合他判断的信息当成敌人过滤掉、消灭掉。而医生的“侦察兵思维”就是摒除内心的歧视、偏见和强烈的倾向,尽可能客观地找出所有有价值的证据。

作为技术人员,经常为因为实现的复杂度,性能等问题窄化自己的思维,有时甚至因为自己的不理智和产品与需求产生不愉快,但如果我们能站在“侦察兵思维”触发,我们从客户的真实需求,站在公司产品更加人性化,提升产品质量的角度,能否进一步梳理需求,共同想到更优的解决方案呢。

其实,看看“马蹄声法则”、“高尔夫法则”和“侦察兵思维”其实是独立思考,不能因为直觉,偏见,情绪而忽略事实。

知道和做到,有一条巨大的鸿沟,就算读过《批判性思维》,自己也经常在逻辑上犯错误。

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