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azyAirhead

疯狂的傻瓜,傻瓜也疯狂——傻方能执著,疯狂才专注!

0%

推荐定投课堂的一点小感受

1968年,Edsger Dikstra写了一篇至今依旧具有影响力的文章《GOTO是有害的》,文中主张使用结构式编程。他的观点是:开发者编写一个包含了静态语句的程序,执行这些语句会产生输出。人的认知总有局限,开发者很难预见程序中的静态语句在运行时究竟是如何执行的。GOTO语句加大了这种推断运行时执行顺序的难度。放弃GOTO语句,转而选择结构式编程,方才是上策。

今天,回顾这场辩论,很难想象那些持不同意见者的猛烈抨击;然而在彼时彼刻,会有如此大的阻力却不足为怪。开发者已习惯于那套老式的抽象打交道。他们的目光只看到了新抽象带来的约束,却忽略了它所具备的优势;他们揪住那些结构式编程不善处理的问题不放,而实质上,这些问题不过是细枝末节。伴随着每一轮的抽象观念的诞生,总会有那么一群迷恋骸骨的守旧者,这些人只知道抱残守缺,却不与时俱进。在我的编程生涯中,曾经看到许多抽象数据类型和面向对象编程的反对者,最终还是投入了新方法的怀抱。

以上文字摘自George Fairbanks的《恰如其分的软件架构》。

今天还读Fenng老师的“小道消息”公众号的一篇文章——《如何做到年入百万》。

例如说比特币,现在比特币不少人赚了钱,不少人为此疯了着了魔。我知道比特币有多早?要知道,李笑来最早提比特币就是在推特上,我那时候整天在推特,推特中文用户群里影响力能进前十名,不夸张的说,什么重要信息都看到过,霍炬那时候也说比特币,可是我根本没往心里去。

为什么? 认知不够。我不懂经济学的东西,只把这个东西当成又一个不成熟的新技术。看了之后就忽略了。以至于后来火起来,我还莫名其妙。当然,比特币完全火爆之后,已经背离了我的价值观判断,就更不去碰了。

可以说这是运气成份。但归根结底还是价值判断。再比如,我对某大互联网公司的判断,我觉得撑死也就 100 亿、200 亿美元市值规模,因为当时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也就几百亿美元的市值,难道中国公司一下子能把他们灭掉?从这个角度倒推,公司空间有限,于是,就去做别的了。

但这个是不懂大环境变化,不懂经济运行规律。现在,市值几千亿。你说这是运气问题?不对,这是内在能力问题,缺少价值判断的能力。

但也有些人,根本不想这么多,稀里糊涂的「坐车」,「很傻很天真」,跟着大部队走就行了。这个,是运气,也是某种智慧。

因为每个人的认知不同,面对一个事物,尤其是一些新的事物,每个人会产生不同的选择。

最近因为BOX践行群有活动,尝试做了些推广和查看群里的聊天,发现有的人视而不见,有的人看不上,有的人怀疑,有的人担心,有的人善意提醒,有的人坚信不移,有的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笃定,有的人早已改变,此时你会真真切切的感受镜像世界,你会看到一千个哈姆雷特。

而我自己没有什么智慧,也不懂经济学,但相信区块链“皆难否”的事实和趋势,认可定投的逻辑,笃定复利的神奇力量,只是选择了「坐车」,争取不掉队,然后一切交给时间。

就像种树,一年多的时间还早得很呢,后面的时间还很长很长。


欢迎联系我

微信号 :Crazy_Airhead

Mixin ID : 1091586

定投课堂邀请码:6DYMBFP061

李笑来写作课邀请码:38MDGFYZK8

水龙头邀请码:FDJQHJ

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